您的位置: 首页 - 所有科室 - 头颈肿瘤科/放疗科 - 科室动态

不能让他知道

2017-10-18 09:42 阅读次数:8074

我们遇到的每一个肿瘤病人的孩子几乎都异口同声这么说,“我父亲(母亲)受不了,不能让他知道”。

从湘西某地来就诊的刘叔,因为咳嗽在当地县医院检查,胸部CT发现右侧肺门处有一占位病变,双肺可见多发小结节影,考虑肺癌伴有肺内多发转移瘤。刘叔儿子,女儿在广州务工,听到消息赶紧把父亲接到广州,来到我们医院就诊。刘叔来门诊时出现走路不稳,头颅MR检查显示脑内有多发占位病变,考虑是颅内多发转移瘤。面对突然的打击,年轻的小刘手足无措,和妹妹暗暗垂泪:父亲劳累几十年,孩子刚刚成家立业,自己却突然要面临生死之劫。商量之后,兄妹俩决定,不能告诉父母病情真相,让他们轻松愉快地生活最后一段时间。

刘叔经气管镜活检,明确诊断后做了全脑放疗,孩子告诉他这是治疗走路不稳的方法,他很配合,随着放疗进程,同时配合使用了地塞米松,刘叔食欲,精神都明显改善,走路也日趋稳健,他看上去非常开心。除了每天去做放疗,刘叔常常靠在病床上看电视,我们查房看到他常常在看某个刑侦台,悬疑的情节配合冷静的旁白,让人感觉有丝丝寒意。刘叔也没有专门询问过我们他的病情和诊断,好像儿子就是全权代表,不需要自己再过问了,他也很和蔼,感觉都不错,但是他专心看刑侦台这个画面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觉得也许他的内心并不是象表面那么轻松。

放疗结束,刘叔就出院了,准备回到湘西家里看中医。没想到出院后一周,接到小刘电话,说父亲在湘西家里突然大咯血就走了。我心绪很复杂,对于肺癌脑转移瘤的患者,这样的结局也是意料中的,然而对于一个人,没有任何准备,就这样离开,他是否还有未完成的事,是否还有想积极治疗的愿望,是否还有要说的话,谁能知道呢?他老伴,又是什么想法呢?

在国外,患者本人的知情权非常重要,已经是法律保护的范畴,但是我们国内医疗中虽然也强调签署一些知情同意书,但是大众对于这项患者权利的尊重和理解还是非常有限。刘叔的病例是个很简单的个案,有些患者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经历了更多痛苦的治疗,就会留下更多的伤痛和遗憾。

我们是否应该考虑一下,“告诉他实情”。


相关推荐

Copyright © 南方医科大学中西医结合医院   版权所有   粤ICP备14094073号-1   技术支持:39健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