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所有科室 - 肝病科 - 健康宣教

《羊城晚报》李爱民:“多嘴”的肝癌全能专家

2016-08-09 15:29 阅读次数:2342

专家档案


李爱民 主任医师、医学博士、教授、博士生导师

南方医科大学中西医结合医院副院长兼南医大肿瘤中心副主任、肝病科主任,担任广州抗癌协会副会长、广东省中西医结合学会肝胆胰肿瘤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广东省保健协会首席专家、美国密西根州立大学高级访问学者、广州抗癌协会生物治疗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广东省抗癌协会化疗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广东省医学会肿瘤学分会内科学组副组长、《肿瘤生物治疗学》主编。先后获得中华医学科学奖三等奖1项、广东省科学技术奖二等奖1项、军队科技进步奖二等奖1项、广东省科学技术奖三等奖1项、军队医疗成果三等奖2项(1作)。在《CANCER CELL》、《ONCOGENE》、《CANCER RESEARCH》等知名国际期刊发表论文20余篇,参与申请并获得国家及省级课题10余项,参与编写各项专著4部,目前在研国家自然科学基金2项,广东省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1项,广东省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1项。

医疗擅长:主要从事肿瘤化疗、免疫治疗、分子靶向治疗、血管介入、微创消融治疗和综合治疗,尤其在肝胆胰肿瘤的介入和微创治疗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同时对肝炎、肝硬化、脂肪肝等肝胆胰疾病也有较丰富的经验。  

出诊时间:周五上午

在各种肿瘤中,肝癌(即肝脏恶性肿瘤)因其恶性度高、发现晚、发生率和死亡率高,因此,又被称为“癌中之王”。但 “化疗、分子靶向治疗、免疫治疗、血管介入、射频、冷冻、微波、放射性粒子植入……我都会。”李爱民说这话时,底气十足。

目前医院分科越来越细,医生能精准掌握一种疗法已是难得。但从1999年开始,李爱民专门从事肝癌临床诊治工作,和肝癌这个病魔较量了十七年,他西医中医样样都学,样样都会,在分子靶向治疗、微创消融治疗和生物免疫治疗方面更是经验老到。在和肝癌十几年的较量中,随着“武艺”齐全,“弹药”充足,改变了以往肝癌治疗疗效差的被动局面,他也被无数慕名前来求医的病人追捧,挽救了一个个疑难杂重癌症病人的生命。至今已经主持完成射频、冷冻、微波等微创手术1000台次以上,被成为肝癌治疗的“神针妙手”。2013年从南方医院调入南方医科大学中西医结合医院后,李爱民教授带领全科人员大胆创新,目前肝病科团队已获得国家和省部级科研项目十多项,科研经费1000多万元,科室已被评为广东省中医药局重点专科、广州市肝癌中西医结合转化中心,成为华南地区肝病防治的又一生力军。

现场直击:

8月3日早上8时,南方医科大学中西医结合医院副院长兼南医大肿瘤中心副主任、肝病科主任开始一周一次的大查房,他带着助手学生,第一个给肝病科50床的重病号徐先生检查,病人因发现肠癌伴肝转移转入院两天,查体时左下腹、右上腹按压痛、自诉有血便、腹部阵发性疼痛,怀疑有肠梗阻。李爱民建议徐先生再做胸腹CT、肠镜等检查,确诊后再定治疗方案。“之前吃过什么药?做过什么治疗?大便通不通?有没有血?血是什么色?……”他问诊非常仔细。结合病人病史,初步确诊是肠癌四期,并伴有肝转移,暂时不手术,以内科治疗为主。

“李爱民教授有水平,听他的分析,我明白多了也放心了。”刚入院两天的52岁患者徐先生对羊城晚报记者说,“我前几年生病后跑了很多家医院,后来病越来越重,经朋友介绍过来。”

48床的罗先生得了胆管细胞癌,做完介入手术后发烧频繁,李爱民耐心跟他解释,介入治疗后,排除感染的情况,出现发烧是正常的,因为坏死的肿瘤细胞要吸收到血管里,会出现“坏死吸收热”。“等你舒服点了要起来活动,这对身体恢复有帮助。”李爱民对病人说完后,转身交待主管医生“可以适当用点退烧药,但不要随便上消炎药。”

李爱民教授教学大查房

一张张床、一个个重病号查下去,两个小时,边查边带教,10多下级医生和学生一直紧紧跟在身后,这样的情形,对李爱民只是最平凡一天,每周都重复出现。

A:克癌:“十八般武艺”几乎样样会

李爱民说,同一种疾病,可能有多种治疗方法。肝癌是一种比较复杂,恶化程度很高,风险性很大的疾病。肝癌患者因为对生之渴望,往往在获知疾病难治或不能治后,“走马灯”似地换医院换专家非常常见,很多患者越问越没有头绪,无所适从,不知道该接受哪一种治疗方法。因为目前国内医疗体制和诊疗特点是不同的科室掌握不同的治疗技术和手段,科室医生对别的治疗方法相对了解少,受技术特长的局限,加上其他一些客观因素,在主观上很难避免偏好或者弱化某种治疗方法,一定程度上也造成了多学科会诊的困难。

在和肝癌十几年的较量中 李爱民西医中医样样都学,样样都会,这为他在多种治疗方案中为患者选“最优”提供了独一无二的优势。

李爱民告诉记者,“病人来到我们这里,很少再走掉跑去其他医院的。”李爱民所在的肝病科现在集中了大部分肝癌的治疗技术,没有经济利益的冲突,不受学术观念的限制,可以从患者疾病出发,做出比较客观的决策。而他自身掌握的治疗方法“多而全”,所以在诊治患者的时候,他通常都能给出客观公允的治疗建议。“每种方法的利弊我都比较清楚。”

有一天临下班,听到科室外有人在说家乡话。李爱民出来一看,是一对五十多岁的夫妻,丈夫患了肝癌并做了手术,现在来医院复查后慕名找他“再看看”。经磁共振,他发现男病人肝脏里有一个肝硬化结节,嘱密切随诊,三个月后,病人出现了典型的肿瘤“影像学”迹象。

“当时联合外科做了一个多学科会诊”。患者的肝硬化结节是转移性的,不是初发,而且贴着血管生长,手术很难切除干净。外科医生表示手术难度大风险高,因可能数中会大出血意外而放弃了。最后李爱民给患者采用放疗的方法,但癌细胞没法完全清除,“影像学”仍然明显。李爱民决定用无水酒精注射法治疗,利用酒精的无渗透压把肿瘤化学消融掉,最终把肿瘤治愈了。四年多过去了,患者身体状况一直很好。

B:克癌==中医十西医,1十1大于2

不少学西医的人会看不起中医。认为西医在疾病的诊治方面更有优势。但思想开放的李爱民对此不以为然。学西医科班出身的他甚至研究起中西医结合治疗肝癌的方法。大学毕业二十多年后,三年前李爱民重新当起了学生,在广州中医药大学学习中医,经过努力终于拿到了中医本科结业证书。

为什么李爱民认可中医?这跟他和肝癌研究治疗的经历有关。他坦诚地说,当西医用抗病毒药物治疗慢性肝病但很长一段时间一直效果不甚理想的时候,中医中草药疗法对乙肝携带者、肝炎患者的治疗效果是肯定的。而且中医药在对于晚期肝病、肝硬化患者“有独到的办法”,在病人吃不下饭时可调节食欲、在腹水多无法睡觉时能消除腹水腹肿胀等并发症,“我要想办法把中西医治疗融合在一起,这里的每个病人都会让中医专家把脉、分型。然后西医与中医专家一起联手,定出最适合病人的治疗方案”他说。

C: “多嘴”一次,也许就多救一条人命

作为一个医生,李爱民的“多嘴”,帮助“挖”出了不少肝癌早期患者,由于发现早,疗效好。李爱民说每到节日都会收到一些治愈的肝癌患者的感谢短信或电话,这是普通患者对医者的最高肯定。

比如一个大连的患者就会经常来信问候李教授,事情要从患者的哥哥说起。这位患者的哥哥当时是晚期肝癌,肝硬化很厉害。李爱民给他治疗后,病情控制得不错。李爱民有个“多嘴”的习惯,喜欢问患者的家庭病史,在跟这个肝癌晚期的患者谈话时,李爱民得知他的姐姐因肝癌去世。于是“我问他是否有兄弟姐妹,他说有个弟弟。我让他回去告诉弟弟,每三个月到半年要检查一次B超,看看肝有没有问题。”

  正是因为这个提醒,弟弟(患者)半年后第二次检查时,在肝里面发现了一个两厘米不到的 小结节,当地医生说不像肿瘤,应该不是。患者跑来广州找李爱民确诊,李爱民建议他手术切除。“毕竟在这么高危的家庭里。即使现在不是(肿瘤),但以后也可能发展成肿瘤。”后来手术切除下来的结节做病理检查,证实就是肝癌。

在我国,两厘米左右的肿瘤很少被早发现,但李爱民“多嘴”一下,就帮人发现了早期肝癌。患者治疗后效果很好并一直心存感激。

李爱民说,我国肝癌发生与乙肝病毒感染密切相关,而乙肝病毒感染有部分来自母婴传播,肝癌患者的兄弟姐妹中也可能有乙肝携带者,为肝癌发生的高危人群,在不清楚是否患病的情况下,必须让肝癌患者家人也做乙肝两对半检查和定期腹部B超。因为母婴传播乙肝病毒的潜伏期时间很长,而此病往往症状不明显难发现,容易进展到肝硬化而不自知,到时症状严重再治疗就麻烦了。

“发现早期病人,或者预防肝癌的发生,那才更有意义。”李爱民坦承,治疗一个晚期患者,越治越觉得心里不舒服,因为毕竟不是个个都能治好,不少人花了很多钱但最后也救不回来,但是如果能发现早期患者,帮助他们早期治疗,获得良好的效果,心里会很舒服。“看到那些早期病人,用微创治疗法,两三天就出院,完全治愈了,我很有成就感。”

“一辈子救一个人的命我都觉得值了,能够多救几个人的命,对我来说就像意外收获。” 说这话时,他面露微笑,坚定而自豪。

文/羊城晚报记者 陈映平 实习生 李睿琦 通讯员 吴剑鹏 朱钦文

相关推荐

Copyright © 南方医科大学中西医结合医院   版权所有   粤ICP备14094073号-1   技术支持:39健康网